刘松青 201408AB

By | 2014年9月7日

一、我读了什么?收获如何?
这个月就读了一本书。赵汀阳的《论可能生活》。
总体而言,这本书还是值得一读的。在某些地方,可以看出作者的可爱和可敬,也可以在某些地方看出作者的偏激与执迷,所以,看这本书,有的时候觉得让人心情舒畅,有的时候又让人十分纠结。
正如作者所言,如果站在一个无立场的立场,我完全能明白和理解作者的苦心,也很欣赏作者的气魄和勇气。他对于现代性的批判无疑是很有见地也很到位的,对于现代社会的病症也看得比较透彻,而他对于德性伦理学或者说对于至上之德性的渴望和呼唤也是值得肯定的,对于大模样伦理学概念的提出以及理论的建构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简单地讲,这是他的可爱和可敬的地方。而他对于伦理和德性的区分以及将伦理等同于规范伦理的做法却很难让人赞同,对于规范的不公正的曲解(伦理规范,只不过是伦理学研究中的技术性的细枝末节)和贬斥以及将德性与幸福和公正的捆绑,还有对于伦理命题必须是一种真理的固执,就多少有些偏执和天真。当然,从他的出发点来看,这些都无可厚非。只是,他的现象学的方法,以及他的讲理的层次还是暴露出他对于某些问题的激情甚于理性。

简单举几个例子:
下面是我在书本上做的旁批,随意挑选了几个:
1、现代社会是个“喻于利”而且见利忘义的小人社会,为了给小人社会建立秩序,制度问题变成了首要问题,于是德性问题衰落了,现代伦理学主流都是广义的规范伦理学。
P:老兄,正是德性的没落,我们才求助于规范,这不是退而求其次的方案,也不是堕落,而是在德性无法照亮的地方,提供一种简单的照明方法。老子不是早说过了么,“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是道、德、仁、义丧失殆尽,我们才退而求其次,迫不得已建立了礼。礼当然是有问题的,所以,老子才会接着说:“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这里应该指责的不是礼的问题,而是为什么道德仁义会缺失。所以,礼在某种程度上礼是超出自身的能力和指责而承担了自己所不能承担的使命,却反而得到了不应该得到的指责。我并不反对,礼(规范)是一种不得已的、甚至是糟糕的降格以求。但这似乎不能怪到礼的头上,更不能说礼(规范)的建立导致了德性的衰落。

2、存在于现实中并关怀存在的未来性,这就是伦理学的意义所在。伦理学的根本目标是为了询问生活意义。
P:是否太宽泛?就像我们说,哲学的根本目标是为了询问生活的意义。你把现象学或者说存在主义的东西拿过来就用,且用的如此得心应手,请问这是要抹除伦理学和哲学的界限吗?

3、伦理学并非是一种服务于社会规范的研究,而是一种服务于生活意义的研究。P:社会规范应该是伦理学的应有之义,怎么会是伦理学服务的对象呢?

4、做事必须符合规范,做人必须符合人的概念。
P:请问做事和做人有严格的区别吗?做事难道就是简单的机械劳动?做人不需要通过做事来表现?做人可以脱离事情本身,有一个脱离生活的空洞的做人方式?

5、伦理学的任务是解决伦理规范的基础或根据问题,也就是判定规范的合法性的问题,他关心的是对于任何一种可行的伦理规范普遍有效的价值原则。
P:那你应该做这个工作才对呀,怎么是在批评不该批评的规范问题呢?规范的基础没有做好,就像画图的把图纸画歪了,反而赖在建筑师头上,说你建得不好。

6、规范问题与伦理学问题有着毫厘而千里的区别,这种区别很容易被忽视。规范问题所涉及的是如何通过利益上的让步而确立某种可以得到公认的规范;伦理学问题则考察一个规范如何才是正当的,或者说,是什么使得一个规范成为正当的。
P:当一个规范成为一个规范的时候,肯定不是谁一拍脑瓜就出来了,也不是某个政客一声令下,大家就不得不遵从的一个政治口号和威慑,规范自有其来源,也有其根源,这种根源本身就是规范的价值所在,是某种价值通过规范所体现和表达出来的外在形式。

这样的批注很多,余不一一列举。这里想说明的只是他在讨论问题的时候所带入的情感成分是很大的。虽然作者一再强调要用无立场的观点来看待和讨论问题,但他其实已经站在一个很明确的立场,并以一种道德上的自信和道德上的至高立场来挥洒他的才情。这不是说不好,只是在读得过瘾的同时觉得有点小小的遗憾。
当然,遗憾的还有,很多问题三言两语也没法在此说得透彻和具体。

二、我写了什么?感觉如何?
恢复了以前写日记的习惯。写了2万多字的日记。
日记对于帮助梳理自己的思想有一定的帮助,对于练习写作也有一定的作用。维特根斯坦的日记分生活部分,工作(哲学思考)部分,细细读来,其实两方面都很有意思。

三、我集中思考、讨论了什么问题?有何进展?
1、德性伦理和规范伦理的区分问题。有一个不太成熟的看法,就是,在我看来,他们之间远没有那么尖锐地对立。这并不像赵汀阳教授所强调的那样,规范伦理学仅仅是一种技术活,和德性沾不上边,甚至是反德性的,我觉得这是一种误解。而且很有必要做一番澄清。具体,还没有想清楚。

2、人的规范性的问题。这个问题是我这段时间思考的主要问题。
中国传统哲学中对于这个问题的论述可以说是汗牛充栋,但我们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和分析以及陈述却又远远还不够清晰和一致。人生而为人,却总是需要别人不断地告诉我们如何“做人”,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就像朱熹曾经教导门徒说:“圣人千言万语,只是教人做人”。所以,成为一个人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生物学问题。而正如科尔斯戈德在她的《规范性的来源》一书前言中所言:“成为一个人,就是要以不同于甚至是超出我们的本性的标准来评判自身,就是要让自身承担起捍卫这一标准的责任,并且把这种责任作为行为的动力。这就是人之为人的特性。”那么这种超出我们自身的本性的标准或者说东西到底是什么呢?那么,这个问题在中国传统哲学中的讨论可谓精彩纷呈。
我还是先打住吧……这和老师说的规范性问题完全是两码事,有些不务正业的感觉。

四、我参加了哪些学术活动?有何收获?
这个月主要是在准备英语考试。虽然花了不少时间,感觉效果不是很明显。听力和口语因为缺乏锻炼,收效甚微。考试6号结束了,但感觉还是准备不到位。
第三期《哲学文摘》的编辑。

2 thoughts on “刘松青 201408AB

  1. Meijieji

    粗略看了一下你对赵汀阳的《论可能生活》的评论。虽然你说他有“可敬可爱”也有“偏激与执迷”之处,不过你谈的基本都是(你眼中的)他的偏激和执迷之处。另外,我觉得“可爱”这个词也不是评价一本学术著作的一个严肃的用词,它里面隐藏着高高在上的自负感和对对方的讽刺——大人觉得小孩“可爱”;要是我对你说“你真‘可爱’”,你觉得我在夸你吗?(请注意一个语词在日常语言中的用法)——总之,这不是一种严肃的态度。
    你后面对赵的著作的举例批评,说实话,有点不知所云。有一些能看懂的地方基本上也是直接引用中国古代经典作家的话来反驳的。但中国古代经典作家的话在这里要慎用(我不会说古代经典作家的话是错的,我还不至于那么粗糙),因为,如果批评只是两种立场的对峙,那就没什么意思了(立场其实根本不重要,除非我们是在搞政治)。一种恰当的或者说合法的(我更喜欢“合法”这个词)批评的关键之处在于:批评者要深入到对方整个思考的内在逻辑中去,发现它的薄弱环节,然后再对之进行攻击;而不是断章取义的抓出几句加以指责(康德就说过他的体系就个别段落而言完全可以加以指责,但就整个系统来说却是一块整钢(出处忘记了,不过你要是非要我把这话找出来的话,我完全可以找到))。其实我也不太理解一本书怎么就即“可爱可敬”又“偏激和执迷”?一个事物总会以一种比较主要的面相出现,哪怕我们觉得那种事物神秘。你觉得一个人能即“善良”又“邪恶”吗?
    上面是对你的评论的方法论评论。赵的这本书我没有完全看完,具体我也不便多说。但我看了这本书的导言之后,我的感觉告诉我这是一本好书。不应该受到你给它的那种对待。等我有空把这本书通读后再对你的批评作更具体的回应。也许我会就此写出一份读书报告。

  2. Meijieji

    PS:你对赵的这本著作的毛病的评论基本是说他“在讨论问题的时候所带入的情感成分是很大的”,但是你评价他的标准却还是感情的标准,比如说,你说“有的时候觉得让人心情舒畅,有的时候又让人十分纠结。”以及“这不是说不好,只是在读得过瘾的同时觉得有点小小的遗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