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哲学资讯

双语儿童同时但独立发展两种语言

对西班牙-英语双语儿童的研究发现,儿童是通过各自独立的路线同时学习两种语言。研究还发现,西班牙语能力会随着英语能力而受到影响,但反之并不成立。研究人员根据纵向数据发现,随着儿童发展出更强的英语能力,他们的西班牙语能力增长速度下降。但西班牙语能力并没有影响英语能力的增长。这一现象并非是两种语言之间必要的权衡,研究人员怀疑与语言接触量相关。研究报告发表在《Developmental Science》期刊上。(http://www.solidot.org/story?sid=52166)

研究人员发现人脑把信息 “备份”,同时储存两份同样的记忆版本

根据发表在《科学》期刊上的一篇论文,美国和日本的研究人员发现,人脑把信息 “备份”,同时储存两份同样的记忆版本,一份供当下用,另一份则永久保存。而以前的说法是,先有短期记忆,然后慢慢转变成长期记忆。科学家形容这无异于 “记忆规则的华丽重写”。旧的记忆理论认为,人脑的两个部分深度参与了对个人经历的记忆:海马体和皮层。海马体先制作短期记忆,之后逐渐转变成储存在皮层里的长期记忆。这个解释兴起于 1950 年代。日本理化学研究所—麻省理工学院神经回路遗传研究中心的科学家通过实验证明,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他们通过仪器和操作观察实验鼠记忆的形成过程,即脑细胞群对电击的反应。结果发现,记忆有两个同时生成的版本,一个在海马体,一个在皮层。实验鼠最初几天没有用皮层里的长期版本的记忆,但通过操作把皮层的长期记忆激活打开后,实验鼠就记起来受过电击了。科学家认为,长期记忆在形成的初期是不成熟或者是 “沉默” 的,而海马体和皮层之间的联系假如受阻,那么长期记忆就永远无法成熟。这说明大脑的这两部分仍有某种关联,重心还是会随着时间推移从海马体向皮层转移。

第七届波恩大学德国哲学暑期学校开始报名

本期暑期学院的时间为July 10-21, 2017,主题为“德国古典哲学中的自由与自由意志”。主要由Michael Forster教授和Markus Gabriel教授主讲。The 7th International Summer School in German Philosophy will trace the central debates concerning the concepts of free will and political freedom in the Post-Kantian tradition.

地球最早生命证据:新发现的38亿年前的化石

科学家宣布在加拿大发现形成时间在 37.7 亿年或 42.8 亿年前的化石,可能是人类所发现的最为古老的化石,是地球诞生后不久——从地质学角度来说——生活在地球上的细菌的残骸。如果获得公认,它们将为地球上的生命出现得非常早提供了证据。很多专家对这项新研究持怀疑态度,或是完全不相信。目前有可靠的证据证明,生命可以追溯到 35 亿年前。地球当时已经存在了 10 亿年。如果这些真是来自 37.7 亿年前的化石,那么它们就能证明,生命当时便已走向多样化,在今日格陵兰所在地的浅海中以及今日加拿大所在地的深海中茁壮成长。如果这些是来自 42 亿年前的化石,那么科学家就有了证据可以证明,海洋形成后不久,地球上很快就出现了生命。

罗蒂1998年预测Trump的出现,警告左派

A prescient passage from a forgotten book has been making the rounds since Donald Trump’s election. It’s plucked from a 1998 book titled Achieving our Country. The author is Richard Rorty, a liberal philosopher who died in 2007. The book consists of a series of lectures Rorty gave in 1997 about the history of leftist thought in 20th-century America.

美国哲学家Morton White去世,享年99岁

Morton White,美国著名哲学家、思想史家,5月27日于新泽西去世。他在中国的影响力主要来自他编写的一部二十世纪导论和文选:《分析的时代》。这本出版于1955年的著作,在1981年翻译为中文出版,成为一代中国人了解分析哲学的主要来源。

[会议消息]英国哲学史学会年度会议

在近代早期的哲学的发展过程中,伴随着科学的兴起、神学和政治学的,哲学家逐渐关注两个显著的问题:其一是生命的限度问题,其二是生活的可能性问题。哲学家在对前者的追寻中开始关注生和死的关系。其中的重点在于探讨,什么东西能成为生命本质的东西——换句话说,即什么是生命与死亡的根本区分。如果存在这种所谓的生命本质,那么又在何种意义上说,生命即免于死亡。哲学家在探讨第二个问题时,关注的是真正人类生活的特征。这一问题涵括了三个方面的论题:什么是好的人类生活、哲学是否发挥作用、以及好的生活是个体的过程还是政治过程、或者二者兼有。

3AM:普特南:以同情和质疑为人生指南

Hilary was my dear friend (one of my dearest), a human being of great depth, a philosopher, learning from Maimonides and Dewey, how to write subtle guides for life, compassionate, a communist or social democrat in the sense of wanting everyone to flourish and not accepting the denial of most humans to advance the few, an anti-racist his life long, a buster-up of the silly antiseptic and self-refuting conventions of centuries-old empiricism and “value-free economics,” a questioner, as philosophers from Socrates are, initially a positivist a la Reichenbach and Carnap (who were way sophisticated about physics and politically decent, but often wooden…), a founder of scientific realism and a realist theory of reference, a pragmatist about good moral judgments as opposed to a self-refuting skeptic, a thinker about what good judgment is in ethics, the arts and religion, a practitioner of a responsive to the suffering and neediness of others, tolerant Judaism, a devotee of his wife, children, grandchildren and friends, a lover of poetry, an anti-fascist. Philosophical questioning is important, but life is the point.

哲学家倡导“脱离复仇的正义格局”(The Justice Without Retribution Network)

该研究汇集了法学、哲学、心理治疗、神经科学等领域的研究人员,面向不同的领域。该计划旨在面向犯罪司法体系,开发有关自由意志怀疑论的实践推论方式。该计划将考察对犯罪的非复仇处理方式,在不依赖于对自由意志的传统理解之条件下,能否在道德上立足以及在实践中是否可行。该项目的开发者计划组织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探讨和活动。该项目具体将涵括以下方面:非复仇的惩戒方式能充分解决犯罪行为吗?什么样的非复仇方式可以用于减少侵犯事件的发生?怀疑自由意志假设\论断的论证都是建立在可靠的经验证据之上的吗?有关预设了自由意志的经验研究和复仇在概念上相容吗?